•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原文内容:凝玉和艾薇儿等人到翡冷翠报导,而老刘和海伦正在泰莫尔
    雅上「猎龙」∼∼)

      ∼∼

      落山的阳光从红土高坡地侧面上映在了这个光溜溜的秃脑袋上,满是褶皱的
    脸庞上,有一对寒光闪闪的小眼睛,他的背后是表面光华,具有褐色和淡黄色相
    间血丝花纹壳子。一双蹼一样的脚掌。

      「导师!」窑洞口的几个手持双刀地碧绿人影都弯下了腰,谦恭地行礼。
      「没想到,居然能在多瑙大荒原上碰到我们海族的同胞。」凹小圆胖的家伙
    摸了摸自己几根稀疏的胡须,微笑道:「不错,我就是玳瑁族,也是远东大陆口
    中的文甲族,玳瑁人安度兰向美人鱼贵夫人、摩韶族贵夫人问好。」

      ∼∼

      凝玉与安度兰长老一番交谈,不禁爲他智慧的话语所感,连连称呼「大师」。
    而生性跳脱的艾薇儿早就不耐这些冗繁的话题,招呼果果和小猪崽出去玩了。

      「那时候∼∼」玳瑁老人边说边指挥着那个浑身碧绿的比蒙去篝火架上烧得
    热气腾腾的锅里去舀水。

      看着锅里的热水,凝玉突然感到浑身不舒服,连日奔波的疲累,身上又沾着
    风尘,此时忽然很想泡一个热水澡。

      安度兰长老望着凝玉的神情,含笑道:「夫人是不是想沐浴?」凝玉闻言不
    禁有些脸红,但看着长老慈祥的面孔,加上确实不能忍受身体的不适,于是顾不
    上羞涩道:「尊敬的长老,请恕我冒昧,您可否给我一些热水∼∼」

      「呵呵,夫人客气了,正好我这个窑洞深处有一个小温泉,夫人不嫌弃的话,
    就到那里沐浴吧。」长老像看着小孩子一样,脸上始终带着睿智的微笑。

      「那就打扰长老了。」

      ∼∼
      安度兰长老的窑洞深处。

      这里是一个圆形大厅一般的地洞,洞壁有几个野羚的头颅盛着兽油,照亮了
    整个空间。中间一眼一丈见方的温泉,半人深,在温泉的水汽缭绕中,一股矿物
    的特殊气味散逸出来。七八条石柱围绕着温泉。

      「呵呵,这里的温泉水质清澈,富含矿物,想必对夫人洁白的肌肤有很大好
    处。」安度兰长老望着凝玉,尤其在那裸露的颈子和玉手流连一番,才对凝玉笑
    道。

      「长老说笑了。」凝玉脸色惊喜中带着羞涩,轻声道,「这里的地道错综複
    杂,难怪您说要亲自带我进来。」

      安度兰长老看着俏立在池边的领主夫人,一身白色纱衣包裹着她婀娜的身姿,
    一头乌黑的青丝被一条红色的布条束缚着,娇靥上还带着被调笑后的红晕,柳叶
    眉,丹凤眼,正含着水汽看着眼前的泉水,豔绝人寰,他不禁暗道好一个下凡仙
    子。

      「那老头子就不打扰夫人沐浴了。」安度兰偷瞧一眼凝玉玲珑浮凸的身材,
    才慢慢地离开了。

      凝玉急不可耐地要浸泡到温泉中去,也没瞧见老头的猥亵目光。她缓缓弯下
    娇躯,挽起裙摆,修长细嫩的小腿裸露出来,水气朦胧间犹如一块美玉。脱去小
    鞋,晶莹的玉足赤裸着,十只小脚趾并排陈列,圆润可爱。

      她小心翼翼地把脚伸到水里,试试水温。泉水的温暖从脚底传到身上,让她
    浑身舒坦。凝玉惊喜于这温泉竟然刚好合适,她扫视一番,就在一条粗石柱后宽
    衣解带起来。

      从石柱的外面,只能看到一件件衣物被一只如玉嫩手轻轻放在地上,最后把
    诱人的亵衣亵裤叠放在最上面。半晌,「扑通」一声伴随轻微的水花,凝玉已经
    跳进温泉中了。

      「嗯∼∼好暖∼∼」泉水池中传来凝玉的腻声感歎,水声撩人,听着声音都
    能让人想像到天女入浴的情景。

      ∼∼

      「夫人!」正当凝玉在享受温泉的时候,却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在这洞里
    回响着。

      凝玉心中一惊,玉臂挡在胸前,大声道:「谁?是长老吗?」四下一看却是
    渺无人影。

      这时长老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夫人,老头子爲夫人送上浸浴之物。」

      原来安度兰长老去找女童要了凝玉的衣物和洗浴之物,然后交给凝玉。凝玉
    知道是安度兰长老,不由松了一口气,此时自己身无片缕,若是真有不轨之人,
    还不知如何是好。

      凝玉方才急切着沐浴一番,没有準备换洗衣物,本想穿回先前的衣服,既然
    长老帮忙,也就不客气了。她轻声说:「长老,我现在不方便出来∼∼」话音未
    落,便听见长老道:「无妨,夫人先找一块石柱躲好,老头子将衣物放在池边就
    可。」

      闻言凝玉赶紧躲好,不一会,听到脚步声来到池边,接着又向外走,直到长
    老提醒,她才快步返回温泉中。这时长老的声音又响起:「夫人,老头子就在不
    远处看守,夫人就安心入浴吧。」长老的声音越来越远,看来已经渐渐走远了。

      凝玉看到池边的贴身衣物,想起长老已经把自己的贴身衣物看了个透,还可
    能摸过了,不禁娇羞满面。而且刚才不能分辨长老的位置,也不清楚他有没有看
    见自己的身子。想着想着,凝玉面色更加通红,用手掩着脸沈入水中,羞得不敢
    见人了。

      在黑暗中,一双绿色的眼睛将领主夫人的娇羞之态瞧得一清二楚,似乎还伴
    随着吞口水的声音。

      「哎呀,想什麽呀,人家是得道的大师,哪里会如此龌龊。」凝玉甩甩头,
    想继续享受温泉水。

      不知怎麽的,方才的猜想总在脑海盘旋,凝玉渐渐心潮起伏,心中却起了一
    个顽皮的念头,安度兰长老既然是一位得道大师,不知道他会不会犯戒呢?如果
    自己色诱他,不知道这位大师会有怎样的反应?

          啊!好羞人,凝玉你要守妇道,怎麽能做这种事!∼∼不,我只是玩一下,
    应该不会有事的,我真的只是玩一下∼∼领主夫人心里开始矛盾起来。

      想着想着,凝玉俏脸羞红如血,仿佛下了一个决定般,她压下心中的羞涩和
    紧张,娇滴滴地喊道:「长老!」

      「夫人有何事?」长老慈祥的声音传来。

      凝玉「咯咯」一笑道:「我一个人好无聊,不如长老和我讲讲故事吧∼∼」

      安度兰长老心里一阵波动,领主夫人这话里好像还有话啊,莫非∼∼?想起
    领主夫人那端庄的神情和傲人的身材,他的心就像猫抓一样。

      长老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语气中不敢放肆,缓缓道:「不知夫人想听什麽故
    事?」

      凝玉甩了甩脑后的青丝,随意地擦洗着自己的玉臂说道:「随便吧,反正也
    是解闷∼∼只是长老,你在那麽远,我听不清啊,不如你靠近一点∼∼」说完之
    后才发现语气有些暧昧,但已经说出口,羞恼也没有用了。

      「笥葭在上!所谓非礼勿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老头子就闭着眼睛过
    去吧。」说着从长袍撕开一块灰布,蒙着眼睛在池边的石柱后面坐下。

      凝玉心中笑骂着:掩耳盗铃!心里的羞涩却忘得一干二净了。

      「夫人∼∼」长老轻声道:「老头子便爲夫人说一段割肉喂鹰的故事吧,话
    说∼∼」一段在笥葭教义耳熟能详的故事在长老口中展开了,凝玉本来想戏弄长
    老,听着听着就入了迷。

      「∼∼话说五祖『宏远的忍者』自知圆寂将至,想选一个弟子传授衣钵,一
    日与衆弟子讲授教义,却见清风吹动树梢,便问道:『是树在动,还是风在动?』
    座下两位弟子,一个说是树动,一个说是风动,两人争持不下之时,『智慧的能
    人』道:「非树动,亦非风动,而是你们的心在动。』闻言,『宏远的忍者』便
    知『智慧的能人』是最佳人选,乃成六祖『智慧的能人』,笥葭在上∼∼」安度
    兰长老说到口水都干了,但领主夫人还没叫停,他也只好继续。

      凝玉却不知不觉中移到他身旁,猛然解开他的眼罩,长老被吓一跳,睁开
    老眼,只见领主夫人身上仅披着一块湿淋淋的浴巾,洁白无瑕的肌肤与浴巾如浑
    然一体,因爲浸泡温泉的俏脸白里透红,如醉人的醇酒。高耸的酥乳被包裹在浴
    巾中,夹出一条深如峡谷的乳沟,两颗花生米大小的小葡萄在浴巾上透出粉嫩的
    凸点。圆润修长的大腿裹在浴巾之中,让人忍不住一窥究竟。

      长老早就知道领主夫人的身材极好,此时看到不禁口干舌燥,脸红耳赤,喘
    着粗气,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如妖精般的凝玉,口中喃喃道:「色即是空,空即
    是色,色不如空,空不如色啊∼∼」他本想掩饰,说着说着却连自己都不知道说
    了什麽。

      凝玉脸上也有些烧红,此时她就像娇媚的狐女,杏眼透着春色,火辣的身材
    随着水汽晃动着,虽不及狐女的妖娆,却多了一丝贵妇才有的端庄和高贵,她吃
    吃地笑道:「长老∼∼是我在动,还是你的眼睛在动,亦或是∼∼你的心在动啊?」

      长老听到她娇憨的嗲声,勉力控制心神,闭眼颤声道:「笥葭在上,罪过罪
    过!千年苦修,差点一朝丧啊∼∼」

      凝玉向长老靠近着,翘挺的双乳快要贴到他的手掌,继续用诱惑的声音道:
    「是长老心动了吗∼∼」

      「苦行者不说谎话,老头子不能说,不能说啊∼∼」长老紧张地说着,之前
    万古不见波动的声音此刻带着几分激动,和几分∼∼窃喜。

      凝玉正要媚笑着追问,却看到长老的长袍上支起一个膨胀的帐篷,盘腿而坐
    的长老如同怀中多了一只青铜头盔,看上去极其古怪。凝玉心中好笑,老玳瑁,
    还说是得道大师,谁知却是一个灯草比丘。

      花开之季,正是浪漫之季,凝玉刚刚尝到夫妻性事的滋味,但爲了老刘的前
    途,不得已清心寡欲,刚刚盛开的花蕊正是最需要雨露的时候,每到深夜,凝玉
    听着老刘和小狐狸偷欢的声音,都会心痒难当。此刻,凝玉看着长老胯下鼓起的
    一团,顿时心中一蕩,泡温泉的舒适也使她的心防降到最低。她狡黠一笑,一把
    拉住长老的衣袖,把他扯到水中。

      长老虽然有所预料,也没想到端庄的领主夫人如此孟浪,狼狈地在水中挣扎
    起来,耳边却传来夫人妖媚的笑声。他抹去脸上的泉水,睁眼向夫人看去,却见
    她正掩着小嘴轻笑,酥胸随着笑声颤抖,激起一片乳浪,丰满的翘臀半遮半露,
    笔直的双腿交叉站在水中。

      凝玉见长老呆呆地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贪婪,那股热炙仿佛要燃烧自己的
    欲望,娇躯不禁有些灼热。她回身坐在池边上,两腿交叉搭着,腿间的春色一闪
    而过,从泉水中擡出的玉足带着几滴水珠,从脚踝落下。

      「长老∼∼」凝玉马上换了一副无辜的眼神,语气憨憨地说:「小女子初爲
    人妇,却夜夜孤枕难眠,不知道长老愿不愿意像割肉喂鹰的故事一样,牺牲自己,
    搭救奴家呢?」她虽然说得大胆,心里却是十分羞涩,又有几分兴奋。

      「笥葭在上!」长老心中喜翻天,嘴里却义正言辞地道:「我不入冥界,谁
    入冥界呢∼∼」

      凝玉把食指含住嘴中,丁香小舌从唇间滑过,然后向长老勾勾手指,示意他
    过来。长老如着魔一般,慢慢向凝玉走去。凝玉却伸出自己的玉足,抵在长老胸
    口,轻轻地搓揉起来。

      滑嫩的足心在长老胸口游走,缓缓向下,一直到小腹。长老看着凝玉晶莹的
    玉足,带着水滴的脚趾有些发红,在自己的身上滑动,心头火热,胯下挺立的「
    珐琅海」猛然打在凝玉的脚踝处,把凝玉激得身子差点软倒。

      凝玉只觉得自己的小脚碰上了一个硬物,粗大如猡莎兽的后腿骨,而且比温
    泉水还要火热,她娇笑一声,作势要向下探去。长老心中得意,正要迎合凝玉,
    凝玉却腿弯一伸,把他踢回水中。

      夫人不是要和我∼∼?这是怎麽回事?长老疑惑不解,从水中挣扎起身,听
    见领主夫人娇笑的声音传来:「长老,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奴家先上岸了哦,
    呵呵∼∼」说罢站直了身子向池边上走去。

      安度兰长老心中尴尬无比,本以爲计划成功,这才知道领主夫人是故意戏弄
    自己。正不知如何收场,就听见「哎呀」一声,凝玉大意踩到了一块突起的石头,
    小脚一扭,娇躯便向后倒去。长老连忙走到池边,接住凝玉落下的身体。

      凝玉只觉得自己的玉臀上抵着一根火热之物,粗大长直,恰好陷在自己的股
    沟中,让她浑身酥软,提不起一丝力气。

      安度兰长老却感觉自己的肉棒插在一片嫩肉中,龟头处传来酸麻的感觉。此
    刻他搂住凝玉柔软的娇躯,感受着其中的销魂滋味,只想一直这样抱下去。

      「嗯∼∼长老∼∼」凝玉被长老侧身抱在怀中,他的大手正好压着自己饱满
    的酥胸,慌忙间浴巾已经被扯下,露出大半片乳肉。

      长老听凝玉说话,偏头向她看去,只看见两片樱唇轻轻开合,就像草原上的
    娇豔野花,让人忍不住一品滋味。他心头一热,忍不住低头堵住了凝玉的小嘴。

      两人的嘴唇方一接触,凝玉脑海轰然一震,呆呆地任由长老亲吻着自己。一
    条滑腻的舌头伸进凝玉的口中,卷住她的香舌便吸食起来。凝玉压抑的欲望都被
    一瞬间挑逗起来,丁香小舌不甘落后地与长老交缠起来。

      看着夫人如此配合,想到待会有可能品尝到这位娇美夫人的胴体,安度兰长
    老心头狂跳。他眯着眼睛,用余光看向凝玉,只见她伸出玉臂,反手搂住自己的
    脖子,因爲向后勾住自己的缘故,胸前的娇乳更加突出。凝玉紧闭着眼,琼鼻急
    切地呼吸着,逼出「嗯嗯」的娇吟。

      吻罢,唇分。

      凝玉迷蒙着杏眼看着长老,长老像得到允许一般,枯枝般的大手包着她的爆
    乳揉捏起来,下身不断与凝玉的翘臀厮磨着。

      「哦∼∼长老,你欺负人家弱女子∼∼啊∼∼长老别那麽用力∼∼要坏掉了
    ∼∼」凝玉看着自己傲人的双乳被蹂躏着,扭着身子,贴近长老的耳朵嗲声道。

      「夫人,你的身材真棒,可不可以让老头子看一看啊∼∼」说着也不等凝玉
    回答,他快速地揭开浴巾,一对雪白丰满的美乳立刻弹跳而出,一颤一颤地露在
    老头面前。

      「好白好大啊!」安度兰长老狂吞几口口水,迫不及待地包住凝玉的玉乳,
    用力地搓揉起来。长老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把玩着一对馒头,柔软滑腻有弹性,
    他还不时地逗弄着凝玉粉红色的乳峰。

      长老嘴上功夫也不落下,继续与俏夫人蜜蜜缠吻着,直到气喘才分开。

      凝玉咬着长老的耳朵,感受着胸前美妙的感觉,娇媚的喘息道:「唔∼∼好
    坏∼∼轻点∼∼长老∼∼啊∼∼」随着长老的揉摸,凝玉感觉到自己的乳头逐渐
    挺立起来,酥胸的滑嫩肌肤上也留下了一片红痕,看上去妖豔无比。

      凝玉的纤纤玉手顺着长老的玳瑁壳,悄悄地伸进他的长袍里,抓住那根令她
    心跳不已的阳物,前后套弄起来。

      「哇,长老,你的∼∼好粗哦∼∼」凝玉惊讶道,心想这尺寸比老刘还厉害。

      安度兰长老感觉自己的肉棒被一片细腻包裹起来,几千年的寂寞难忍此刻都
    被领主夫人的玉手抚平,直爽的要大吼出声。随着夫人的套弄,他的肉棒又粗壮
    了一圈,狰狞地进出着夫人的手心,顶入她的臀缝间,顶得俏美的夫人阵阵颤抖。

      两人互相爱抚了一阵,长老让凝玉俯身趴在池边上,浴巾下滑到脚下,露出
    光滑的玉背和白嫩的翘臀。长老俯下身,顺着精致的耳垂、秀美的玉颈、莹白的
    蚌壳、玉滑的背弧一路湿吻。

      「嗯∼∼嗯∼∼好酥∼∼好美∼∼」凝玉忘形的扭着腰肢,销魂的咛声不断
    的飘蕩着,翘挺的香臀抵着长老的下身,玲珑的曲线完美地展现出来,散发着妖
    媚的气息。

      「好一个狐狸精∼∼」长老歎道,双手爱抚着凝玉的玉臀,把巨大的肉棒轻
    触在她早已灾情泛滥的阴阜,来回磨动,挑逗着俏夫人的情欲。

      「讨厌∼∼人家才不是海伦那个狐媚子∼∼长老,快来吧∼∼人家想要∼∼」
    凝玉媚眼如丝地回头看向长老,小蛮腰配合地前后挺动起来。

      长老鼻血欲喷,再也忍不住。把巨棒对準凝玉的花唇,弓着的粗腰一挺,「
    滋∼」龟头已经挤进肉洞中。

      「啊∼∼好粗∼∼」凝玉昂着臻首娇呼着,只觉得自己的下体被一点点地填
    满,多日的空虚都被满足了。

      安度兰长老觉得自己的男根被紧紧地箍着,湿滑狭窄的蜜穴像活了一样,只
    把自己的肉棒往深处吞去。他不再吝惜自己的力气,狠狠一挺,便把肉棒全数扎
    进凝玉的蜜穴中。

      「哦∼∼顶到了∼∼我的花心,要被撞坏了∼∼长老∼∼喔∼∼心都被你撞
    乱了∼∼」凝玉被长老这样一挺送,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快要出窍了,玉手再也无
    力支撑,双乳抵在池石,乳尖在粗糙的石面上摩擦起来。

      长老仿佛置身笥葭极乐世界,泉水温暖着自己的身体,领主夫人的小穴温暖
    着自己的分身,不禁心怀澎湃,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

      「夫人,你也好棒啊∼∼哦∼∼好紧∼∼」长老一边抽动着,一边喘气道。

      「唔∼∼好深∼∼好硬∼∼喔∼∼长老∼∼只有你能满足我∼∼哦∼∼长老,
    你好厉害∼∼人家的花心都要被你顶坏了∼∼啊∼∼」凝玉疯狂地向后挺动着蛇
    腰,尽力把长老的肉棒吞到更深的地方。

      两人一前一后地配合着,相互撞击着对方的下体。长老被凝玉的迎合挑逗得
    欲火焚身,把凝玉转过身躺在池石上,架起她的玉腿,一边舔着她的玉趾,一边
    强力的沖击着领主夫人的淫穴,炙热的目光盯着她娇媚的神情。

      远远看去,温泉深处一对肉虫贴合在一起,水声与交合声相互交错,在寂静
    的洞里回蕩。

      「长老∼∼嗯,吃我的脚趾∼∼舔它∼∼」凝玉含着玉指,娇嗲诱人的声音
    迷醉地喊着,背后两个蚌壳因爲激烈的交欢而一开一合。

      长老正含着领主夫人圆润如珠的脚趾,舌头在上面打转,口齿不清地道:「
    夫人∼∼老头子心力不足啊∼∼要不你上来把∼∼」说着,抽插的速度也慢下来
    了。

      凝玉轻哼道:「人家也要到了∼∼长老,再用力点∼∼我要嘛∼∼」她媚眼
    如丝地看着长老,小香舌舔着红唇。

      老头看得心头大热,奋起余勇,狠狠地抽插着。凝玉挺拔的玉乳摇出阵阵波
    浪,长老看得眼热,枯枝般的双手攀向凝玉的乳峰,用力搓揉起来。

      「长老∼∼用力∼∼嗯∼∼嗯∼∼捏得人家好舒服∼∼」凝玉扭腰挺臀,迎
    合着长老的沖刺,淫靡的「啪啪」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

      「啊∼∼长老∼∼人家∼∼来了∼∼啊!∼∼」凝玉挺身娇呼,双手紧紧按
    住长老包住玉乳的手,温热的穴肉紧紧的圈住龟头的肉冠,阴精缺堤般狂泄而出。
      「哦,夫人∼∼我射了∼∼哦∼∼全部给你∼∼」

      安度兰长老狠狠一挺腰,大喝一声,龟头激射出一阵滚烫的精液,击打在凝
    玉的花心上,两人呻吟一声,同时达到了高潮∼∼

      ∼∼

      水汽朦胧的洞穴深处,一个浑身赤裸的绝色佳人,被一个瘦小的龟壳老头拥
    抱着,正靠在温泉池边,一动不动。

      美眸轻轻眨动,佳人渐渐苏醒过来,她感觉到温暖的泉水,而自己正处在一
    个并不宽阔的怀抱中,想动一下身子,却感到浑身酥软,提不起一丝力气。

      「嘿嘿,小美人,你醒了?」这时,一个苍老夹杂淫笑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热气吹得耳朵一阵发痒。

      「嗯∼∼」绝色佳人睁开眼睛,待发现自己正被一个老头抱着时,顿时「啊」
    地惊叫一声,挣扎着想要逃离老头的怀抱。

      猥琐老头两手紧箍着美人,绿豆眼盯着美人挣扎时胸前摇出的乳波,笑道:
    「夫人,我们刚才配合得多好啊,您不是很爽吗?怎麽现在不要老头子了∼∼」

      没错,这个猥琐老头就是睿智慈祥的安度兰长老,而被他搂抱的绝色佳人赫
    然就是被他奸淫的凝玉,新晋的翡冷翠领主夫人!!

      「我、我没有∼∼你快放手!∼∼」听到这些淫话,凝玉的小脸因羞恼变得
    通红,她双手推拒着安度兰,但柔弱的她怎敌得过精虫上脑的男人?

      安度兰长老枯枝般的大手在凝玉洁白无瑕的玉背上摸索着,干瘪瘪的大嘴对
    着凝玉湿润香滑的红唇吻过不停。很快凝玉就已经气喘吁吁,无力地瘫在他的怀
    里。

      「唔∼∼长老,别这样∼∼不要∼∼」在老男人的挑逗下,凝玉杏眼迷离,
    被滋润过的小脸红扑扑的,小嘴喷出如兰香气。看着领主夫人的娇媚模样,安度
    兰长老再次雄风大起。

      安度兰长老让无力的凝玉躺在池石上,他抓紧凝玉扭动挣扎的柳腰,笑道:
    「夫人,温泉水好泡吧?」

      「你∼∼你在水里面做了手脚?」凝玉冰雪聪明,已经猜到自己先前主动献
    身的原因。

      「没错,这泉水能够激发女人心里的欲望,泡得越久就越饑渴。」长老抓住
    凝玉踢蹬的双腿,架在肩上,手扶肉棒,在凝玉诱人的花唇上滑动着,「怎麽样?
    小美人,想不想要?」

      「你、你无耻!别碰我!」凝玉想要坐起身,那知老头龟腰一挺,龟头狠狠
    撞击娇嫩的花心,凝玉「啊」地娇呼一声,安度兰长老趁机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抽
    插,凝玉顿时软了下来。

      「啊∼∼快停下∼∼不要∼∼呜呜∼∼」凝玉哀求着,晶莹的泪珠顺着脸蛋
    滑落。她拼命地挣扎,想要逃离老头的奸淫。

      「卜!」安度兰长老抽出肉棒,带出一片淫水,他俯身道:「夫人,我知道
    你很想要的,别拒绝我,好好享受吧。」然后再次狠狠顶入凝玉的身体,如此几
    次,娇柔的凝玉哪里受得了,脸色越发通红,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压抑低
    吟。

      「凝玉,叫出来吧,放心的叫出来吧∼∼」安度兰长老一边亲吻凝玉的小耳
    朵,一边低语着。这声音就像有魔力般,动摇着凝玉的心防。

      「我才不要∼∼停∼∼啊∼∼别那麽用力∼∼会坏掉∼∼啊∼∼」凝玉无力
    地呻吟着,她秀眸微闭,上身随着抽插的节奏不时向上挺,玉乳显得更加饱胀。

      「刚才不是叫我用力吗?」长老大手攀上挺拔的乳峰,毫不怜惜的搓揉起来。

      「啊∼∼你的∼∼太大∼∼我受不了∼∼」凝玉勉力喘道,「不要再捏∼∼
    嗯∼∼你轻∼∼轻点∼∼」

      猛插了一阵后,安度兰长老将凝玉拉了起来,让她骑跨在自己身上,他则坐
    在池石上,喘息的说道:「凝玉,你在上面吧∼∼」

      凝玉娇慵无力的被他拉了起来,然后纤手按在他的肩上,长老把着凝玉的柳
    腰往下一坐,下身往上一挺,顿时整根巨棒就进入了凝玉的身体。

      「啊!∼∼好深∼∼好粗∼∼嗯∼∼坏老头∼∼」凝玉白了长老一眼,雪臀
    开始上下抛动,一次次的将肉棒吞噬入体内。

      安度兰长老得意笑着,温柔地爱抚凝玉娇美的胴体,大嘴亲吻着凝玉修长的
    玉颈和精致的锁骨。

      「哦∼∼你那里进得∼∼太深了∼∼唔∼∼人家∼∼受不了∼∼唔∼∼」凝
    玉那满溢蜜汁的小穴被安度兰长老的巨棒完全灌入,一下一下的直抵花芯,她不
    禁高昂臻首,娇媚淫蕩的叫道。

      「呼∼∼凝玉,你里面好紧∼∼哦,好爽∼∼」长老一边向上顶弄,一边感
    歎,「能和你这样的仙子交欢,真是我的运气啊!」

      「不要说∼∼长老∼∼用力顶∼∼啊∼∼」

      凝玉秀发飞舞,蚌壳一扇一扇的,似欲振翅而飞,长老两手抓紧凝玉的蛮腰,
    干瘪的老嘴狂吻凝玉那上下跳动的玉乳,用舌头挑弄那粉红色的樱桃,增加凝玉
    的快感。

      两人的呻吟声、肉体的撞击声、交合时淫靡的水声交织成一片,在这幽深静
    寂的洞穴中回蕩。

      激烈的交欢让两人兴奋到了极点。两人再次交换位置,安度兰长老还是把凝
    玉按压在池石上,架起她的修长玉腿,再次进入凝玉的身体。

      「啊∼∼你的∼∼好粗啊∼∼唔∼∼人家∼∼啊∼∼快∼∼要丢啦∼∼」凝
    玉喘息呻吟着,感受着肉棒快速进出着自己的蜜穴,肉壁在茎身的摩擦下温度直
    线上升,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沖击着自己的脑海。

      「凝玉,我们一起到极乐世界∼∼」长老抽插越加快速,老脸上青筋凸露,
    呼吸急促。

      「啊∼∼长老∼∼快用力∼∼啊∼∼啊∼∼不要在里面∼∼」凝玉娇呼着,
    挺动玉臀配合长老的沖刺。

      「凝玉∼∼我不行了∼∼哦∼∼」长老用力猛插几下,巨棒顶入凝玉的子宫,
    激射出一股股炽热的精液。

      「啊∼∼要到了∼∼呜∼∼好烫∼∼坏老头∼∼」凝玉在一阵尖叫中攀上那
    快乐的巅峰,温热的蜜汁喷洒在安度兰长老的龟头上,浸润着奸淫自己的巨棒∼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